梅里雪山 摄影 悟空

和大多数生活在南方的朋友一样,一进入冬天就在盼太阳和盼下雪。而我对后者的期待更甚,雪花的飘落,意味着冬天的真正到来,被白茫茫的雪包裹的世界,在我看来就是《权力的游戏》里的冷酷世界的尽头。

而最近我在ins上刷到很多红人住进了一间雪山旁的酒店,它在群山里散发出来的孤绝气还原了这种剧情里的情景。在我的城市还未被大雪覆盖的时节里,我毫不犹豫地订了前往这里的机票。

图片依次是在ins上分享自己在既下山·梅里的立程、mister triper、雷光夏、彬彬

图片依次是在ins上分享自己在既下山·梅里的立程、mister triper、雷光夏、彬彬

冬日的温暖抵达

藏在群山间的“老友之家”

在出发前,我特意做了功课,这间直面梅里雪山的酒店,名为“既下山·梅里”,既下山的英文名SUNYATA来自梵文,是“空”的意思,和它的slogan“抵达内心的边境”不谋而合。

而梅里雪山,其实是外来人对它的叫法,当地人称它为卡瓦格博,在1991年那次震惊世界的山难之后,它也成为至今未能被人类征服的一座神山。绝境之地与这份神性共同赋予了这座酒店更多的神秘感,让我对这次抵达充满了想象。

抵达既下山·梅里的路程并算不上是轻松,从香格里拉机场开始了近3小时的车程,高原稀薄的空气也为旅程增添了挑战。当我穿过层层迭迭的山峦,在夜幕时分,以巨大的灰白色雪山作为背景,亮着温暖灯火的既下山·梅里在拐过一个山弯之后,出现在眼前,一切的疲惫便随之烟消云散。

夜晚依偎在群山边的既下山·梅里是一盏夜空中闪烁的温暖灯火,也像一处避风港,在寒风中等待旅途劳累的人

车行至酒店门口,酒店服务人员充满笑容地为我打开车门,并送上洁白的哈达,藏地人民的热情立刻感染了我。推门而入,服务人员送上热毛巾和温热的姜茶,冬日的寒冷立刻被留在了门外。我走进大厅的休息区,放眼看去,酒店的整个空间被大地灰、原木的色调包裹,立刻让人安静下来,而现代主义的设计线条又让我感受到身在都市的熟悉感。

进门后就能看到藏式风情和wabi-sabi风格相融的酒店前台,整个空间有种厚重的时间感、可靠的安全感

大厅另一端壁炉的炉火烧得正旺,我像是走进一位老友家般自在轻松,在寒夜之中抵达这样的极致之地,还有什么比这样一份温暖和舒适更让人安心呢?

壁炉毕剥作响的火苗为冬日抵达的旅客带去温暖

从整体到细节

历时三年打磨的酒店

在既下山·梅里醒来的第一个早晨,就收到酒店送给我的第一份厚礼——日照金山。不用顶着寒风凛冽去离酒店不远的观景台,拉开房间窗帘就是绝佳的取景框。当然酒店顶楼的酒廊是更佳的选择,全推拉式落地窗360度展开视野,整个人仿佛置身一幅巨画前,雪山壮阔得有些不真实。

在房间的窗户看出去的梅里雪山,每个房间的窗户都像是一个取景框。

顶楼的酒廊夜晚是群山里充满都市气息的酒廊,早上是一个绝佳的观景台。

设计师赵扬与室内设计师谢柯两位共同描摹出了这间酒店的独特气质。不得不说,在这样一个一切都追求高效率的时代,选择这样严酷环境的高海拔和严寒之地做一间酒店,对于设计师来说也是极大的挑战,从项目开始到完成施工,据说也足足花了3年的时间。3年的修建里,赵扬从原生建筑的顺势改造到公共空间手工打造的金箔弧顶创作形成了独一无二的酒店内在氛围;谢柯营造的隐晦内敛的藏地气质到细节迷人的陈设,酒店大空间与小细节的呼应,成为了3年精心打磨的最好见证。

设计师赵扬在中庭的顶部用金箔弧顶来表达宗教感,中庭的光线氛围会因为这种材料而发生改变

顶层酒廊这幅画的作者谢蓓,虽说画作是在重庆创作的,但是跟既下山·梅里的气质很搭配

听说最开始酒店的设计是一间玻璃房子的构想,遵从藏地地区的特色,在整个建筑外面罩上一个玻璃罩,里面长满绿植鲜花,听起来就浪漫十足,然而因为各种客观条件的制约,这个想法未能实现,最后设计师在原来上窄下宽的藏式建筑构造基础上,打造了更为明亮的中庭。谢柯的室内设计也抽象出了很多藏式元素,如门的造型,大量黄铜的使用等等,并整体上呈现了wabi-sabi的设计风格。不过现代设计与本地元素进行融合也算是既下山一直的特色了,之前的既下山·沙溪也改造了2年多,整个建筑跟最终跟沙溪古镇亲切地融为一体,又充满考究的细节。

在地文化与世界的客人

建造一个文化交流的乌托邦

面对着餐厅落地窗外炊烟袅袅的雾浓顶村,我吃完了藏式早餐,一天也正式开启。走上大厅入口处的楼梯,我来到位于第二层的图书馆,随意翻开几本藏书,却意外发现藏书的丰富,简直是个小型地方志博物馆:光绪年间的云南通志、郭净签名的雪山之书、彭建生签名的高山植物图鉴、卡瓦格博丛书......这个以横断山脉博物学为重心的图书馆,形成了一个在地文化的资料库,依偎在酒店一角,等待来到这里的旅人的发现。

餐厅在酒店一层,原木风与通透的落地窗。在这里可以品尝传统的藏式餐食,如鸡纵丝拌牦牛干巴及藏式牦牛火锅

位于酒店的小型图书馆,整体藏书以横断山脉博物学为主

位于酒店的小型图书馆,整体藏书以横断山脉博物学为主

酒店图书馆内部分藏书

酒店图书馆内部分藏书

酒店图书馆内部分藏书

酒店图书馆内部分藏书

酒店图书馆内部分藏书

也许正是这种独特的魅力,既下山·梅里自开始营业以来吸引了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有既下山的音乐品牌大使雷光夏、因《奇遇人生》而来既下山·梅里拍摄奇境之旅主题的阿雅。前不久这里还刚举行了一次主题为“梅里雪山围炉夜话”的行程,一众艺术家、作家、探险家在这里建造了一个“乌托邦”。

酒店里的围炉夜话,嘉宾包括叶永青、向京、王锋、葛亮、虞敏华、罗静、蔡景晖、悟空、程远、张小砚等。

“围炉夜话”行程除了前往世界的“尽头”,同时也提供了一个抵达内心边境的可能。雷光夏在这里“听音”,摄影师悟空在这里找到对藏民的全新认知,登山家罗静能在这里用另一种方式认识这座不可登顶的雪山,作家们在这里踏寻《雪山短歌》作者诗人⻢骅的旧时足迹……于每个人而言,这里都是通往内心的一处入口。

雷光夏在既下山·梅里

走进藏地村落

探寻雪山下的独特生活

下午时候,我询问酒店的旅行管家周边可以前往探索的地方,却发现他们早已提前为客人深入探访了解了这个地区,并为客人规划了非常详细周到的旅行线路。

跟随旅行管家前往白马雪山保护区,走进曲宗贡,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守护者肖林会讲述他30年的生物保护经历

卡瓦格博文化社的社长斯朗伦布、诗人扎西尼玛、成员此里卓玛等一众当地专家可以帮助来的客人从自然、人文、宗教角度去层层探索梅里雪山区域。这一刻能深刻体会:最好的酒店,远不只是一张床。

纳帕海观鸟 摄影 悟空

既下山·梅里提供了另一个观察世界的剖面,纳帕海观鸟便是其中之一。在秋冬季节,青藏高原繁殖的斑头雁、黑颈鹤,以及在北方地区繁殖的黑鹳、各种野鸭和凤头都将这片水域作为越冬地。而在春夏季节,种类独特而稀少的高山花卉观测路线又是不可多得的体验。而自然之景并不是既下山·梅里的旅行线路唯一的卖点,从当地人的生产生活出发,在不同季节,旅行管家会带领客人去体验当地的食物;去了解当地人在每个季节播下什么样的植物种子,用大自然的馈赠制作了什么样的手工艺品,他们每天进行怎样的祈祷,他们又用自己的文字写下怎样的诗篇……这些从人类学出发的视角为客人开启另一种真正深入当地的途径。

摄影 悟空

碍于时间关系,最后我只让旅行管家带我去附近转转,试图寻找作家葛亮曾看到的荒野间的四面佛,体验一下“圣迹成于大野”的感觉。在酒店背后的山间挂了祈福的经幡,旅行管家一路上的讲解,也让我对这座只有22户人家的雾浓顶村产生了更丰富的理解。

跟既下山·梅里共同“生活”的邻居:雾浓顶村的22户藏族人家

雾浓顶村原村长及当地藏文学校校长阿牛

卡瓦格博文化社成员此里卓玛

明永村前村长大扎西

由神枪手猎人变成生态保护员的斯那都居(熊爷爷)

就像是把生命中的高光时刻永远印刻在了梅里的诗人马骅一样,在山野间独自写作,在春天的桃树下放着音乐,“日子很平淡,很清净,我也很乐在其中。”

本期编辑:了了

内文图片:既下山

首页时政